中国科学院监督与审计局

案例分析

北京邮电大学宋茂强、北京师范大学张立新虚列支出套取科研经费案

发表日期: 2018-06-04文章来源:江俐(中国科学院武汉分院) 放大 缩小

北京邮电大学宋茂强贪污案

  宋茂强,男,1957年4月1日出生,北京邮电大学原教授,软件学院原执行院长。借用亲友、老乡等5人的身份证,在银行开设账户,并以5人为“校外劳务人员”身份,骗取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中央财政资金68万元,构成贪污罪,被判刑10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一、事发

  签假合同,冒领68万科研费

  宋茂强被海淀区检察院指控涉嫌贪污。据指控,宋茂强在2010年9月至2011年6月任北邮“面向新型网络应用模式的网络化操作系统”子课题负责人期间,虚列5名亲友名单,签订虚假劳务合同,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中央财政资金68万元(税后实际所得人民币571072元)据为己有。

  宋茂强贪污事发始于国家审计署工业审计局对北邮国家“核高基”课题专项资金的审计。审计中工作人员发现,宋茂强伪造劳务人员名单,虚报劳务费用81.6万元,分别转入6个存折,并从中提出32.6万元购买了理财产品。

  2012年6月8日,该线索移送至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最终移至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反贪污贿赂局。该局要求宋茂强于2012年7月4日14时到指定地点接受调查,但当日下午宋茂强却关机消失了。次日19时许,宋茂强在北邮人员的陪同下到达谈话地点。

  审计人员就有关存折、存取款明细取证,并追问钱款去处。宋茂强带领审计人员来到其位于海淀区西三旗吉晟别墅的家中,取出了由其妻子李蕾保存的其亲友张某、王某、彭某、陈某、方某5人存折。5张存折显示共存入571072元,取出320600元。这320600便经宋茂强签字由李蕾消费或用来买了理财产品。

  据了解,截至2012年7月7日,宋茂强已主动退缴了全部劳务费。

  二、供述

  套劳务费,想给自己发奖金

  宋茂强在供词中称,2008年8月7日,国家重大科研项目“核高基”启动,自己是专家组成员,主要负责“面向新型网络应用模式的网络化操作系统”课题指南编写。课题的执行期自2009年1月起到2010年12月,为期两年。后来,因经费到账晚该项目申请延期半年。自己所带的团队共有200万元经费,除50万元设备费外,其余150万元全是劳务费。

  根据相关规定,劳务费只能发给在校学生和校外劳务人员。在150万元中,有60.4万元发给了在校学生,其余89.6万元支付给校外劳务人员。

  从2010年9月到2011年6月底,宋茂强共给7位校外人员支付了劳务费。妻子李蕾帮着联系学生宿舍,另一于姓工作人员帮忙联系了合作公司,这虽与课题无关,但是觉得课题经费富余,就给了两人21.6万元。其余68万元(税前),宋茂强让李蕾联系软件学院讲师傅湘玲,凑了5名亲友、老乡,要来5人的身份证,办了银行账户,把68万元套了出来。钱取出后,5个存折李蕾都放在了家里保管。该项目结束后,为应付审计,宋茂强为5人补签了劳务合同。

  “冒领68万元,最初是想完成预算,先把钱取出再说,也想给老师们一些奖励。但钱到手后,产生了错误想法,认为自己为‘核高基’做了工作,这些钱可以作为本人奖金和专家费,”宋茂强在供述中称,“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想法和做法是错误的。”

  三、翻供

  否认贪污,自称钱用来项目维护

  庭上,宋茂强当庭翻供称自己没有贪污,其套取的68万元为项目维护经费,妻子李蕾将部分钱款转存或用于购买理财产品,自己事先不知情。

  关于虚假劳务合同书,宋茂强辩称是在领取劳务费后补签的,并称傅湘玲也参与了套取劳务费,自己之前认罪供述并非本意。

  傅湘玲称自己参与了该课题的研发。2009年9月,李蕾问其能否找几个熟人的身份证,最好是非国家工作人员的,“我把几个亲戚推荐给了李蕾,是李蕾联系了这些人取了身份证到银行开户,我不清楚她为何借身份证。”

  傅湘玲称后来获知审出了问题,宋茂强才跟自己说,通过亲戚账户存的钱是劳务费。

  傅湘玲及参与该项目的几位老师均作证称,没听说宋茂强要给参与“核高基”的老师们发奖金,或出钱建设团队。另外,5名向李蕾出借身份证开账户的亲友、老乡均称,自己没有参与该课题的相关工作。

  四、审理

  翻供理由,不足以推翻在案证据

  对于宋茂强套取劳务费是为维护系统、建设团队等辩护意见,海淀法院认为,从资金到账至涉案存折被审计人员查获,宋茂强既无系统维护、保养方案及实施行为,也没建设团队,反而将5人存折中的钱款取出存于李蕾账户,用于消费或购买理财产品。宋茂强虽当庭翻供,但其翻供理由并不足以推翻在案证据的综合证明效力。

  关于宋茂强称不知李蕾动用涉案款项并用于购买理财产品的辩解,法院认为,虽无其他证据证明其直接授意李蕾处分上述款项,但劳动合同书、劳务费申请单、审计署工业审计局关于宋茂强有关存折取证过程的说明等均证明,其在利用5人身份套取劳务费的过程中,已明知这笔钱脱离了公共特设账户,涉案存折已处于其与李蕾的实际控制之下。因此,李蕾的处分行为,为贪污行为既遂状态下的赃款处分行为,不影响对宋茂强套取劳务费行为的定性。

  五、认定

  伪造签名,系应对审计非法手段

  海淀法院认为,宋茂强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骗取公共财物68万元(税后所得571072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关于宋茂强在套取劳务费后补签劳动合同并伪造签名的行为,本质上属于为应对审计而采取的手段,并不影响其套取劳务费的行为性质,且印证了套取劳务费行为的非法性。

  关于傅湘玲是否参与了套取行为的共谋和实施,虽影响傅湘玲是否构成共同犯罪的认定,但对于宋茂强的定罪量刑,不产生实质性影响,法院对于宋茂强及其辩护人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

  鉴于此,海淀法院酌情以犯贪污罪判处宋茂强有期徒刑10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北京师范大学张立新贪污案

  张立新,男,1966年4月出生,北京师范大学原教授,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原副院长,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原副主任。以支付临时工劳务费和虚增合同价款的方式骗取科研经费等公款70.5万元,构成贪污罪,被判刑11年。

  一、大学教授校内被抓

  2012年初,检察机关在接到有关线索后,对张立新立案调查,在基本查明事实后,2012年5月23日,由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党委书记以“开会”为由通知张立新返回学校,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在学校内将张立新抓获。

  二、三年两次贪污经费

  1.以临时工劳务费名义套取科研经费。2008年3月至2009年3月,张立新利用负责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实验的职务便利,以支付临时工劳务费的名义,先后分17次套取科研经费共计人民币25.5万元。上述钱款并未实际发放,均与其他实验报销款一同汇入张立新的个人银行账户,被用于日常消费。

  2.虚增合同价款骗取科研经费购买私用越野车。财政部批复北京师范大学申报购置飞艇及控制系统95万元,列入遥感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年度预算。2011年3月,张立新利用负责无人飞艇遥感平台项目的职务便利,在向飞宇航空科技公司订购无人飞艇航空遥感平台时,与飞宇航空科技公司负责人串通,采用虚增合同价款,待货款到账后再由该公司将多余部分返还的方式,骗取科研专项经费人民币45万元。后张立新使用其中部分费用购买起亚霸锐越野车1辆,登记于个人名下,并给付与其一同参与该项目的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副教授刘某人民币8万元。

  张立新被抓后上述起亚霸锐越野车已被依法扣押,而刘某则将8万元退缴。

  三、审理结果

  不服上诉:买越野车为工作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张立新身为国有事业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利用负责科研项目,支配、使用科研经费的职务便利,采用虚列支出、虚增合同价款等方式骗取国家下拨的科研经费共计人民币70.5万元,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应予惩处。最终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宣判后,张立新不服提出上诉。张立新认为原判决中认定的25.5万元临时工劳务费已实际发放,此外,涉案的起亚越野车也是为工作需要而购买,购买后也实际用于实验项目,因此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

  终审裁定:证据充足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现有证据证明,张立新曾找学生代临时工签名,并据此报销。此外,张立新自始至终未将其使用科研经费购买车辆的情况向实验室或学校汇报,亦未按规定将车辆列入相关固定资产账,还将车辆登记在其个人名下。这些均足以证明张立新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公款以及虚增合同价款,将科研经费据为己有的行为。

  市一中院对此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了张立新的上诉,维持原判。

  

文章来源分别来自:

    http://new.qq.com/cmsn/20140210/20140210001058腾讯新闻《原北京邮电大学一院长冒领经费被判10年半》,《教育部办公厅关于直属高校科研人员贪污挪用科研经费4起典型案件情况的通报》  

    http://new.qq.com/cmsn/20141219/20141219004887腾讯网《北京师范大学一教授三年套取科研费70余万》,《教育部办公厅关于直属高校科研人员贪污挪用科研经费4起典型案件情况的通报》

附件: